“棂儿为什么会在这神葬里?”

李天命很清楚,这个问题,空想不会有答案。而且,在这生死时速之间,答案没有意义!

他现在只能指望,魂魔能拦住姜妃棂体内的这个人。

她若让魂魔抓住,李天命还有机会,但要是让她冲上祭坛,李天命敢保证,绝对没有机会。

因为信息不对等,在神葬内最忌讳的,就是让她牵着鼻子走。

魂魔马上就接近她了!

它忽然张开三个嘴巴,奋力一吸,可以明显感觉到她在降速。

甚至,从天之翼回到姜妃棂的样子!

砰砰!

魂魔追了上去。

李天命抓住这机会,靠着电魔九节链一甩,竟然冲到了魂魔的眼前,先一步撞在了姜妃棂的身上。

他双手一抱,将姜妃棂揽在怀里,不过,怀里这个人,仍然以炽热森冷的眼神看着他。

可爱台湾甜心女孩地铁美拍

“你别乱来,让魂魔抓住,我和她都得死!”她怒道。

砰!

话音刚落下,魂魔的爪子就撕扯了上来!

李天命躲闪之间,后面的夜凌风追了上来,控制住了暴走的魂魔。

“走!”夜凌风连忙道。

很显然,他有点控制不住它,因为,魂魔现在最前方的脑袋,表情是‘怒’。

李天命二话不说,抱起姜妃棂的身体,转身就跑,不过,怀里这家伙根本不老实,加上魂魔不受掌控,脱离了夜凌风的控制,直接冲到了李天命眼前!

“拦住魂魔!”

荧火他们三个冲了出来,尤其是蓝荒,顶在了最前方。

可惜的是,几乎在第一瞬间,它的神通‘山海界’,还是让那魂魔给拍碎了。

这说明,魂魔虽然没有强得多可怕,但至少李天命他们的层次,要稍微高一些。

砰砰砰!

蓝荒和喵喵都被撞开,更不用说荧火了,不灭剑气一戳,竟然没刺进那魂魔的血肉。

显然,这也是个皮糙肉厚的东西!

“我再警告你一次,送我上祭坛,否则,我和她,都会死在魂魔手里!”‘那个人’凶悍道。

“闭嘴吧你!”李天命道。

“呵呵。”

当她看到李天命,还在带着她往外走的时候,再次化作无形的天之翼,冲出李天命的掌控,还要往青色祭坛去。

但说实话,她现在距离祭坛更远!

要不是李天命的伴生兽和夜凌风一起拦着魂魔,她根本上不去!

“休走!”天之翼速度不算快,李天命再次拦在她眼前。

就在这时候——

天之翼忽然撞在到李天命身上,附灵其中!

“哥哥,拿出天棂之恋!”这是姜妃棂的声音!

“棂儿?!”

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此刻,李天命眼眶都红了。

她能在这种时候,说出话来,明显经历过一种抗争。

这一刻,不只是李天命在刀尖上拼命,争取一切可能,她也是如此!

李天命立刻就从须弥之戒中,拿出了天棂之恋。

就在下一刻——

他体内附灵的姜妃棂,马上转入‘燃灵’状态!

金色的烈火,瞬间焚烧李天命的命泉!

那感觉非常难受,他的圣宫命泉,在以恐怖的速度消耗着。

但,李天命知道,姜妃棂到底要做什么!

燃灵之后,她会进入一种‘休眠’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很显然,‘那个人’什么都做不了!

自从知道‘她’在自己体内后,姜妃棂从不和李天命说燃灵的事情,就是为了在这时候,能够排上用场!

也许解决不了根本,但,总能够无限拖延时间吧?

“你找死!你不过是‘后天神胎’诞生的凡尘之灵,你有什么资格占据我的身体!!”

这一刻,李天命听到‘那个人’的滔天怒火。

“不管你说什么,我就是我自己,再见!”姜妃棂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决然。她沉默了很长时间,却在这一刻爆发。

谁不想活下去啊?

她在坚持,李天命也在坚持!

从夜凌风出现那一刻开始,到现在每一步,都是惊心动魄。

冒险了很多次,可是至少,他们还没输!

呼呼!

燃灵之火熊熊燃烧,这次烧的是李天命,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被燃灵,可,这是让他最欣喜的一次!

痛苦算什么?

当他的圣元被疯狂削弱的时候,姜妃棂耗尽了力量,化作金色的光点,融进了天棂之恋中。

从这开始,就再也听不见‘那个人’的声音!

甚至——

魂魔都冷静了下来。

它三个脑袋转动这喜怒哀三个表情,轮流切换,六条手臂耷拉下来,一动一动。

终于,暂时结束了。

荧火他们都累得倒在地上,夜凌风也是如此。

李天命站在这地宫中,伸手拿着天棂之恋,姜妃棂已经在其中。

“她没死。这一次燃灵,怎么说都得两个月才能醒来,‘那个人’亦不会再出现,神葬不会开门,我还有时间!”

这是姜妃棂用她的斗争,为李天命争取的时间。

“棂儿!”

李天命眼中光芒涌动。

他知道,这个局面已经很好了。

至少,不再一头雾水,让人掌控,让人摆布。

甚至,还掌握了一定的主动权!

“天命哥,棂儿姐姐没事吧?”夜凌风上前来紧张的问。

“暂时没事,等于拖延了两个月时间。”

刚说完这里,李天命记得姜妃棂在天棂之恋里,都能听到自己说话,估计‘那个人’也能听到。

于是,他直接将天棂之恋,放进了须弥之戒中。

须弥之戒有空间的隔绝,以其虚弱的状态,肯定听不见了。

“一定能想到办法。” 荧火道。

“嗯。”

李天命点了点头,他的目光放在了祭坛上。

他不敢上去,担心自己带着天棂之恋,靠近那水晶棺,会发生无法预料的事情。

青色祭坛上只有一个水晶棺,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里面躺着的,就是姜妃棂!

可能不是她本人,但绝对和她一模一样。

“天命哥,魂魔有一些混乱的记忆,我估计对你有用。”夜凌风和魂魔沟通了一下后说。

“好。我们先离开这里。”

李天命看到,这地宫是有通道的,虽然只有一条,但应该可以离开这里。

夜凌风坐在了魂魔的头顶上,他手掌放在魂魔的脑门上,似乎可以和它进行一些交流。

姜妃棂燃灵后,李天命有的是时间,可以和夜凌风想一个办法!

“这到底是个什么?”李天命指着魂魔问。

“它是被关押在这‘魔城’里的魂魔,关押的岁月太久,它自己都忘记了来历,更是在饥饿之中,退回到了最原始的状态。现在浑浑噩噩,只有一些破碎的记忆。”夜凌风道。

“这里不是上古神葬,而是一个叫做‘魔城’的地方?”李天命记得,‘那个人’也提到了魔城两个字!

“应该是。”夜凌风点头,顿了顿,他继续说:“魂魔要吃灵魂,会慢慢变强,它是一个奇怪的‘肉身灵魂双重变化体’,可以变成肉身,也可以蜕变为灵魂。还能模拟人的样子,变化成各种形状。”

夜凌风刚说完,那魂魔就摇身一变,成了另一个夜凌风。

不过,虽然样子一样,但气质并不同。

“还真是个怪物。”李天命点点头,果然,这‘魔城’内的东西,不能以常理度之。

“天命哥,其实它很感激你,是因为你破了那座宫殿的天纹结界,它才能打开木门爬出来。它说向你道歉,因为它只要见到棂儿姐姐,就控制不住自己,产生仇恨和杀念。”夜凌风道。

“我放出来的?”李天命有些惊奇。

他只能说真的巧。自己不经意之间放出来的东西,在关键时刻,帮了自己大忙。

要不是夜凌风带着它出现,李天命还在让‘那个人’牵着鼻子走。

他们现在的位置,不在祭坛旁边,但也不会太远。

“想要破解姜妃棂的死亡之局,很显然,那个水晶棺里的人,会是关键。”

他们在这通道里坐了下来。

“小风,魂魔知道,棂儿和水晶棺的人,还有‘那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吗?我此前听到她说了一句,棂儿是‘后天神胎’中诞生的‘凡尘之灵’?”李天命声音深沉问。

他想从魂魔这里挖掘信息,首先得知道‘魂魔’的来历。

刚问完来历,李天命就直入主题。

“具体的话,魂魔也不清楚。但是它混乱、破碎的记忆里,有一些片段,它说——”

“先天神胎和后天神胎融合的时候,以我的灵魂之力,可以趁机入侵先天神胎,杀死‘先天神胎之魂’。”

“因为这个时候,她会非常虚弱。”

“这是唯一能让后天神胎取代先天神胎,活下去的机会。”

夜凌风道。

“这是魂魔说的?”李天命震惊道。

“算是吧,我在它的脑子里找到的,它自己搞不懂,我读出来了。”夜凌风道。

“嗯,‘那个人’既然怕魂魔,魂魔应该是个她同层次的存在。”

“魂魔的记忆,既然有这个片段,那说明一定是真的。”

李天命惊喜道。

灵魂是奇妙的东西,亦是人的根本。

在这方面,夜凌风比李天命要强得多。

他能和这魂魔产生奇妙的联系,甚至探索它的记忆,已经算匪夷所思。

这一刻,李天命终于看到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