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丹师是在说笑吗?”

“一百份你这清单上的药材,价值不下千万灵石,我怎么可能拿得出来?”

墨掌柜深吸口气,开口说道。

陆丹师微微一笑,道:“我也知道,要让墨掌柜替我准备一百分清单上的药材,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我也不为难墨掌柜,只要墨掌柜能替我准备十份这张清单上的药材即可。”

“十份?”

“那也价值一百万灵石啊!”

墨掌柜冷冷的道,语气也不在如此前那般客气了。

十万下品灵石,他还可以不怎么介意。

但一百万下品灵石,这就是一个大数目了。

这宝药斋,他虽然是掌柜,但他却并不是真正的当家之人。

准备十万下品灵石的清单送给对方,也是他自掏腰包。

而现在对方竟然狮子大开口,开口就要百万灵石价值的药材,足以让他倾家荡产!

夏季美女外出游玩甜美户外照

“清毒丸,连入品的丹药都算不上,你竟然也开得百万灵石的天价……”

“陆丹师胃口未免太大了吧。”

墨掌柜语气冷淡的道。

陆丹师却是轻笑一声,气定闲神的道:“墨掌柜难道不想救你孙儿性命了么?”

“你孙儿中了瘴毒,这些天过去,想必已经病入膏肓了吧?若是再得不到救治,或许这两日就要彻底毒发身亡。”

“你膝下子嗣夭折,而今就剩你与你孙儿相依为命,一百万下品灵石,换取你孙儿性命,相信墨掌柜懂得取舍。”

“你!”

听到陆丹师的话,墨掌柜顿时震怒,面色阴晴不定。

对方这是赤果果的趁火打劫。

陆丹师也不多言,只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看着墨掌柜,嘴角上扬。

他知道,墨掌柜对其孙儿无比的珍视,虽然自己的这个条件非常苛刻,但他相信,对方一定会答应。

墨掌柜深吸口气,良久才道:“你这清单上面的其他药材,我都可以给你找来,但……地元果,我这里也只有三枚……”

“只有三枚地元果?”

陆丹师顿时皱了皱眉。

“地元果虽然只是一品灵药,但生长环境非常苛刻,几乎可以说是一品灵药中最稀有的灵药。”

“我们宝药斋,而今也只有三枚而已。”

墨掌柜神情木然的道。

“三枚就三枚,都给我,其他的药材都要准备齐,这清毒丹,我便给你。”

陆丹师微微沉吟,开口说道。

墨掌柜闻言便要传唤一名店员去准备药材。

“我能解你孙儿之毒,只要一枚地元果!”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略显淡漠的声音响起。

墨掌柜闻言顿时侧目望去,便见一个白衣少年走了过来。

正是王腾。

王腾原本并不打算理会陆丹师与墨掌柜的交易,但听到“地灵果”这三个字,王腾就不得不理会了。

对方要将宝药斋仅剩的三枚地元果收走,他如何能够答应?

而今大长老莫天还等着他炼制出解毒丹救命呢!

要炼制解毒丹,地元果便是他现在唯一缺少的一味主药,怎能让那陆丹师部收走?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也敢在此大放厥词!”

听到王腾的话,陆丹师也豁然侧目看来,神情冷淡,但见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不由嗤笑一声说道。

墨掌柜起先闻言也是心中一动,随后看到王腾模样,却是不由摇了摇头。

自己孙儿所中的瘴毒,连城中诸多有名的丹师与药师都无法解救,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又怎么可能解救他孙儿所中瘴毒?

“张胜,去准备十份这张清单上的药材……”

墨掌柜没有理会王腾,传唤了一个店员过来,将清单递给对方。

“呵呵,我就知道墨掌柜会答应,这便是你要的清毒丸。”

陆丹师取出一个瓷瓶,将其丢给墨掌柜。

墨掌柜连忙接过小瓷瓶,打开瓶塞,顿时之间,一股恶臭便从小瓷瓶中传了出来。

墨掌柜顿时皱了皱眉。

“清毒丹便是如此,乃是由……”

陆丹师见状正要解释,却有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乃是由臭虫草,三花草,由浅花,折灵根等主药炼制而成,药味中还带着几分腥臭,应该是最后又添加了五彩斑斓蟾蜍的体汁加以融合,将最终炼废的清毒丹的药渣融到一起,风干成药丸的吧?”

王腾淡淡的说道。

那正要解释的陆丹师闻言顿时面色一变,目光豁然看向王腾,眼中不由露出一丝惊骇之色。

这个少年,只是闻了一下他这清毒丸的气味,竟然就完整的分辨出了他所用到的药材?

不但如此,甚至还分析出了他这清毒丸乃是由炼废的清毒丹的药渣融合风干而成!

这怎么可能?

那墨掌柜闻言却是微微蹙眉,完听不懂王腾在说些什么。

“呵呵,臭虫草,三花草,由浅花,折灵根,这几种药材,都蕴藏毒性,最后的五彩斑斓蟾蜍体汁更是剧毒之物,陆兄的清毒丸,怎么可能会是用这些药材炼制而成?”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又走进来一个身穿丹师服的炼丹师,似乎是听到了陆丹师与王腾两人的话,笑着摇了摇头道。

“不过,小子,你年纪轻轻,竟然能知道臭虫草,三花草,由浅花,以及折灵根则几种药材,倒还真是不错。这几种药材都是非常冷门的药材,平常很少会用到,甚至就算是一些炼丹师,都很少有人知道,没想到你竟然知道,你是哪个炼丹师的学徒?”

来人走入宝药斋中,看着王腾有些好奇的问道,显然是将王腾当成了某个炼丹师的学徒。

“我看你对药材方面似乎有些天分,本丹师恰好缺少一名药童,你若是愿意,我倒是可以收你做个记名弟子。”

那个刚进来的丹师林墨看着王腾,饶有兴致的道。

王腾淡淡的扫了一眼他,并未理会,而是看向陆丹师,淡淡的道:“我刚才说得对么?”

陆丹师面色变换不定,盯着王腾的眼神中满是震惊之色,心中难以平静。

虽然陆丹师很不想承认,但王腾方才所言,却是一字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