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这么说也有道理。”叶秋转头看向沈惠然,“说的没错,叶星颜能有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你们给的。”

在沈惠然和叶柏不好的预感当中,他又接着道:“不过你们能有今天的这一切都是叶家给的吧,既然大嫂这么维护叶星颜,然而我却觉得她不值得这一切,那么我和爸就将叶家给你们的东西都收回去好了,大哥和大嫂用自己的能力想怎么对她好我都不会再介意。”

“小叔,你要这么绝情吗?”叶星颜痛哭出声,“我不知道给我血缘的那个人对你做了什么,但是我并没有参与啊,小叔,我是那样的敬仰你,你对我就没有丝毫的仁慈之心吗?我是真真切切的将你当做长辈看待啊,你萎靡不振的那四年里,我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为什么你就不能看见我的好呢?”

“真真切切的把我当做长辈看待?”叶秋嗤笑,“当我看不出你的心思吗?你那是真真切切的看上了叶家的钱和地位。”

叶星颜咬着嘴唇,似乎很是屈辱:“那爸妈吗?就算你恨我,可是爸妈又做错了什么?他们从小把我当做亲生女儿看待,舍不得我是正常的,你又何必牵连他们?”

见她这么维护,刚刚沈惠然和叶柏一丝不好的心理反应彻底消散,看着沈惠然的眼神再次充满了慈爱。

“他们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就是养育了你这个仇人的女儿,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可以抛弃,连罪犯都可以不追究还倒给钱,这样没有法律观念,这样思想歪曲的人,谁知道背地里还能做出什么丧天理的事呢?”只要一想到自己差点离开人世,叶秋对叶柏和沈惠然就没什么好脸色,虽然确切的证据还没有找到,但不妨碍他惩罚真凶。

“二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叶柏既是震惊又是羞怒,好似自己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二弟,就算是爸爸偏爱你,你也不用这样侮辱人吧,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做主,还轮不到你来置喙,而且我到底做什么丧天理的事了?”

“做没做大哥心里最清楚,我明话告诉你,就算我死了,叶家也轮不到你来继承。”叶秋眼神冰冷的看着他,一点都没有留情面。

“我从来就没肖想过叶家的家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爸,我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你一直和我说家业和我无关,我曾经也是签过协议的,您都忘了吗?”

“我没忘,是你忘了。”叶棠看着这个大儿子,看着他还在狡辩,心里的厌恶更深,“你真当你在公司做的那些事我不清楚?还有十一月底,叶星颜先是去见了她亲爸妈,没两天你们夫妻两又去见他们,不用和我解释说是讨论叶星颜和双方父母的所谓的亲情,我不会相信。”

叶柏瞳孔一缩,他没想到他爸会查的这么快,他不是已经删了监控吗?怎么还会有人知道?

可爱的长辫子少女

“你别忘了你在外面可以做那些事都是因为你叶家人的身份,你觉得别人是卖你的面子还是更卖我的面子?既然心里没鬼,为什么要急着删监控,虽然我现在手中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是你指使的赵鹏飞,但是叶柏,我不会再给任何人机会来伤害我的家人了。”叶棠面无表情的说着最冷酷的话。

叶柏心里越发恐慌,整个人像是堕入冰窖一般,爸爸说不会再给任何人伤害他的家人,意思也就是说自己并不在他的家人范围之内?

“爸,我真的是你的儿子吗?”他充满嫉妒的问。

“血缘上来说是,不然我不会给你抚养费。”

叶柏苦笑:“只是血缘?在你心中,我连二弟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是不是?”

“我从来就没讲你们两人比较过。”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这句话却更加让叶柏觉得寒冷,原来他连比较的资格的都没有。

“我以为我在你心中是不一样的,既然这样,当初你为什么还要我回叶家?给了我希望,又生生掐灭这个希望,您还真是无情啊!”叶柏冷笑着说,如破罐破摔一般的不管不顾。

叶棠直视他的眼睛,里面还是没什么感情:“你错了,我从来就没给过你希望,是你自己产生的错觉,是你自己觉得不一样了。”

叶柏仔细回味着这句话,脸上更加的愤恨,没错,爸爸的确没有给过他希望,从一开始接他回叶家就只是让他当一个工具人而已,是他自己见惯了叶家的权势之后就再也舍不得放手。

早知道如此他宁愿当初被接回来的不是他,其实当一个闲散子弟也挺好的,每天吃吃喝喝,也不用担心没钱花,不用担心未来会怎么样,更不用害怕被养大了心然后被狠心放弃。

若是没有给他希望,也不会像现在一样的万劫不复。

他知道,不管二弟之后会不会查到证据,爸爸都不会轻易地饶过他。

“爸爸想怎么处置我?拿走我所有的财产?剔除我所有的人脉?真的一点余地都不给我留吗?”

“那些人也没有叶秋留余地。”叶棠一点都不为之所动,“除了你这条命,你所有属于叶家的东西,我都会拿走。”

“爸!”这声惊呼是沈惠然发出的,她无法承受这一切,她已经当惯了贵妇人,又怎么能回到从前?

若是没有叶家的支持,她的新衣服去哪里买?她的新款包包还能预定到吗?她生活出行还能有保姆和司机吗?

叶秋带着恶意的眼神看向她:“大嫂,脱离叶家之后,你就能没有任何顾虑的疼爱你的女儿叶星颜了,再也没有人会管你了,你应该开心才是啊!”

“星颜这么优秀,为什么你们大家都不喜欢她呢?为什么偏偏喜欢叶瑶那个丧门星?”她嘶吼的道。

“丧门星?大嫂你是这样认为的吗?可是在我眼里叶瑶却是一颗幸运星,若是大嫂你一开始没有那么偏心,或许咱们的关系也不会闹这么僵,毕竟叶瑶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而这一切的起源都是叶星颜,就连来害我的人都是她亲爸,若不是因为她的缘故,我又怎么会清算你们?”

tt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