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堂之上,姜伯发之音不断回响。

苏从风,许家老者,不由大怒。

“小儿,你说什么?”

“放肆!”

两人皆在怒喝,眼中如若喷火。

姜伯文目光冰冷,“再不滚,我当守于城外,见苏家,许家后辈一人,便杀一人!”

“我倒想看看,你们两族,谁人能够拦我!”

话语之中,如若蕴含凛冽煞气,让苏从风等人,无不面色骤变。

苏从风与那许家老者,这方才反应过来。

如今封圣缚帝,两族圣人皆不在,在这镇东古城内,有几人实力,比得上这姜伯文?

还有,如今城榜第三的姜伯发,还包括赵寰,通轻语……甚至,还有那秦红衣。

若姜伯文当真如他所言,两族无异于大祸临头,总不能一直在这镇东古城内,避而不出。

某天的阳光下唯美的写真

“你……”

苏从风的脸色难看到极点。

“姜伯文,封圣缚帝,不代表圣人不在,尔敢如此!?”许家老者满面阴沉,凝视着姜伯文。

“等你两家圣人归来,怕我已入圣,又有何惧?倒是你们,好好思量,我姜伯文一向吝啬,我姜家的钱,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姜伯文不屑一笑,毫不掩饰的威胁这两大家族。

苏从风等人,顿时身躯一僵。

旋即,两族之人也不曾说什么,震怒离去。

等到两族之人离去,姜伯文脸上的煞气方才隐隐泯去。

之前突然发作,让在场之人也无不震撼。

“伯发,素来传闻你这位哥哥是铁公鸡,一毛不拔,如今算是见识到了!”

“封城杀人,好霸道!”

通轻语与凌飞圣,不由传音向姜伯发,姜伯发不由露出一抹苦笑。

自己这哥哥的确吝啬的很,且,姜伯文在姜家主要之责便是掌姜家大小财政,他还记得小时候因为一点零花钱,被他哥哥吊在姜家门前打了十数鞭子,若非其父,姜家那位大帝亲自出现,估计自己这位哥哥绝不会将他放下来。

姜伯文的表现,让姜伯发的表情有些僵硬,想到了那很不愉快的童年。

“这钱,我姜家稍后便会交给你们赵家!”姜伯文语气渐渐化为温和。

“多谢帝子!”赵迎霜望着姜伯文,一时间不由老泪纵横。

这段时间,他承受何等压力,如今,赵寰入城榜前十,五岳帝苑有望,再加上赵家之难迎刃而解,让他心境大起大落,竟然在众人面前泪水难止。

通九峰,凌书城也不由微微摇头,欲宽慰一下赵迎霜。

“赵老,这钱,可是要还的!”姜伯文开口,让赵迎霜老泪纵横的模样顿时变得哭笑不得。

“好,还,还!”赵迎霜抹去脸上泪痕,望着姜伯文。

姜伯文这才轻轻点头,其目光,微微转动,落在了秦轩与秦红衣身上。

“你,便是秦长青了吧?”

姜伯文缓缓开口,凝视着秦轩兄妹。

秦轩淡淡的望了一眼姜伯文,“嗯,有何事么?”

姜伯文眼中隐隐有一抹光芒,“令妹,之前可是将我这不争气的弟弟打的凄惨。”

“这一年多的时间,虽然不知你用何种手段,但能让伯发四人,实力突飞猛进,的确有过人之处!”

“听说,你曾在北域,大罗斩圣?”

姜伯文的眼中藏有一丝精芒,隐隐有威压弥散。

“哥!”

姜伯发面色微变,他有些紧张的望向姜伯文。

秦轩不置与否一笑,“道你之意便是!”

“与我一战,我倒想见识一下,大罗斩圣秦长青之力!”姜伯文缓缓开口,其目光如炬。

“与我一战!?”秦轩不由失笑,他微微摇头,“你,太弱了!与我一战,不过是自取其辱,于你无益处!”

其话语虽然平淡,却让赵迎霜等人不由咋舌。

好狂的口气!

姜伯文乃是大帝之子,在镇东古城,更有后辈第一人之称。纵然,昔日他败给了苍云卿,但其实力,绝对不止半圣这么简单。

便是在场之人,赵迎霜,通九峰等这些老辈半圣,也绝非姜伯文的敌手。

若非如此实力,姜伯文又怎敢明目张胆的威胁许家,苏家。

姜伯文笑了,“好一个太弱,倒也不愧是秦长青!”

“不过,我若执意呢?”

他隐隐向前踏出一步,眼中有一抹战意。

“我替长青哥哥,来与你一战好了!”秦红衣走出来,望向姜伯文。

姜伯文却不曾回应,其目光,牢牢锁定在秦轩身上。

“哥!”姜伯发在一旁满面苦涩,不过,他心中又何尝不好奇,秦轩真正的实力如何。

甚至,通轻语,赵寰,凌飞圣,皆忍不住有一抹好奇。

镇东古城曾经的第一人,更是大帝之子,与这位秦长青一战,结果会如何!?

秦轩淡淡的望了一眼姜伯文,“也罢,不过,那便打个赌吧,一亿仙币,若是你输了,一亿仙币归我!”

这一番话,让姜伯文的神情微变。

他脸上,竟然有了一丝犹豫。

“你好歹也是大帝之子,一亿仙币而已,不至于吧!”秦红衣忍不住笑出声。

之前姜伯文自诩吝啬,她还以为是假的,好歹也是大帝之子,但如今看来……怕是这家伙真的吝啬的很。

“好!”犹豫了一下,姜伯文沉声道:“不过你若是输了,同样一亿仙币交给我!”

他眼中精芒不断闪烁,仿佛不为这一时胜负,为了那一亿仙币,他也必须要赢。

“嗯!”

秦轩轻轻点头,旋即,在那姜伯文手中,一枚湛蓝色的珠子浮现。

圣兵,天海圣珠!

其内,自有乾坤,不仅如此,其中演化一滴圣道之力,无量之水,足以横扫圣人之下。

只见这天海圣珠腾空而起,姜伯文看了一眼秦轩,旋即,他便踏步,投身入那天海圣珠之中。

等到姜伯文尽数没入到那天海圣珠内,秦轩才不急不缓的踏步。

一步,其身白虹,入那天海圣珠中。

“伯发,你哥和秦长青,你觉得谁会赢!?”凌飞圣在一旁,望向姜伯发。

姜伯发微微摇头,他哥既然能出关,必当再有突破。

其实力,到何种程度,姜伯发自然不知。

只知道,五年前他哥出关过一次,让他与其交手。

仅仅三掌,便将手持圣兵,半圣境界的他震得重伤,无力再战。

五年时间,一晃而过,他哥再次出关,实力会到何种程度,他也不得而知。

而那秦长青,更是深不可测,且不说曾在北域大罗斩圣,就算是当初在镇东茶坊,瞬败苏渊,其实力也绝对令人生畏。

两人之战……

胜负难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