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昊的表情有些挣扎,家族勒令,任何人不得跟秦柔开往,否则和秦柔一样逐出秦家。

秦柔当年的事情,好长时间,秦昊在同班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那时候,他是真的恨死秦柔了。

“本来我还打算帮你通关,既然你没诚意,那就算了,果然,小屁孩一个!”

林战说完站起身,秦昊的小伙伴可是有些坐不住了。

他们现在迷上这个游戏,有点走火入魔一样,好不容易遇上大神,这样的好机会绝对不会放过。

“大哥,不要走嘛,秦昊不说,我们告诉你,我们是偷着来到南吴的,秦昊是跟着他的堂哥堂姐来的。”

秦莹和秦岭,他们又来南吴做什么。

秦柔鼓着腮帮子不说话,他也在纠结呢。

“走了!”

林战起身就走,后面的人傻眼了,这算怎么回事,招呼不打来了,吊了他们都胃口又走了,怎么着,欲擒故纵啊。

“你,你给我站住!”

秦昊突然开口了,林战的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小屁孩,毛都没长,还想跟他斗呢。

公园里可爱默漠纯净迷人

“是爷爷让我跟着堂哥找姐,不对,是秦柔,成家的外孙,已经在省城等见面呢!”

还真是贼心不死,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撵出家门,五年不闻不问,现在还好意思让秦柔去联姻。

林战的眼神露出寒意,只是包间里昏暗,秦昊并没有发现异常。。

“哎哎,我都已经说了,你想说话不算数啊,小爷可不是好惹的!”

看到林战好半天不说话,秦昊急眼了,他是秦家最小的孩子,虽然姐姐出了丑事,但是,没有影响到他在家族里的地位。

“手机拿来。”

林战伸出手,秦昊愣了一下,把手机交到林战手里。

林战点了几下,重新交给秦昊:“微信联系。”

头也不回的的回到秦柔的房间。

秦柔正焦急的等着,林战脾气不好,她担心俩人起了冲突。

自己不是秦家的人,终归到底,秦昊还是他的弟弟。

“回来了?”

看到林战推门进来,秦柔站起身,殷切的看着林战。

林战给了秦柔一个安慰的眼神,坐下来继续陪着秦小喵吃饭。

在他们离开包间的时候,门口处,正好遇见秦昊他们出来。

秦昊冷冷的看着秦柔不说话,秦柔轻轻咬着嘴唇。

“小哥哥,你是我舅舅吗?”

秦小喵走到秦昊的脚下,仰着脖子问道。

秦昊低下头,看着秦小喵,心里有了波动。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秦小喵,长的团呼呼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正望着他。

“小喵!”

秦柔刚要去拉秦小喵,没想到秦小喵一下子抱住秦昊的大腿。

“小哥哥,你好帅哦!”

看着自己女儿像小花痴一样看着秦昊,嘴里的口水都要流了下来,秦柔忘记了和秦昊的尴尬,哭笑不得的看着女儿。

“秦小喵!”

林战不愿意了,自己的女儿,竟然夸他以外的男人帅,呸,秦昊顶天是小屁孩,不过,那也不行!

“你干嘛吼她!”

这时候,秦昊开口说话了,不满的瞪着林战。

然后伸出手,拉住秦小喵的小手,脸上逐渐变得柔和起来。

“嘻嘻,舅舅,抱抱!”

秦小喵开心的笑了,张开双臂,看着秦昊。

秦昊的脸僵硬了一下,他没有动。

秦小喵失望的放下胳膊,眼圈开始发红,眼看着就要哭了出来。

秦昊再也不忍心,一把将秦小喵抱了起来。

“咯咯…”

秦小喵搂着秦昊的脖子,开心的笑了起来。

“妈妈,小喵不仅有爸爸,还有舅舅,一个超级帅的舅舅。”

秦昊抱着秦小喵,生怕摔到她,紧张的额头都有些冒汗了。

“小喵,来,下来,舅舅抱不动你的!”

林战黑着脸,从秦昊怀里夺过秦小喵,好像是秦昊抢了他的宝贝一样。

“明天…堂哥会去找你,你,小心一点。”

秦昊想了半天,说完以后,带着他的同伴离开金碧辉煌餐厅。

“林战,秦昊…”

秦柔的眼里带着泪花,她知道,秦昊虽然怪她,但是,还是关心她的。

“明天,我陪你去公司。”

林战清楚,秦岭是不敢来香格苑,有了上一次的教训,秦岭和秦莹,只能是到公司找秦柔。

果然不出林战所料,第二天,秦柔刚到公司,秦岭就带着秦莹和秦昊来到公司。

秦柔小脸煞白,从内心不想交到秦家的人。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秦昊会跟着来,秦家的人,早就算计,只有秦岭,秦柔会拒绝,有了秦昊,就是提醒秦柔,虽然你离开秦家了,但是秦昊还有她母亲还是秦家的人。

“秦柔,好久不见。”

秦岭带着笑意,仿佛上一次的不愉快根本就不存在。

“堂哥,我已经不是秦家的人,不知道你们还来找我,究竟是想做什么。”

秦柔开口说到,并且目光看向秦昊。

秦昊的小脸绷着,一语不发。

“呵呵,秦柔,上次我就已经解释过,把你赶出家门也是迫不得已,咱们现在有危机,能帮助秦家的人,也就只有你了。”

秦岭回头,温和的看着秦昊:“秦昊,见了姐姐,怎么不说话?”

秦昊这才抬起头,看了秦柔和林战一眼。

“大堂哥,你搞错了吧,爷爷不是通告秦家所有人,她以后再也不是秦家人,所以,我哪来的姐姐!”

秦昊的话,字面上是伤害秦柔,用意却是在帮着秦柔。

这逼崽子!

秦岭暗地里直咬牙,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心还是跟秦柔一起的。

秦柔的心里涌过暖流,眼神不再冰冷,柔和的目光看着秦昊。

“哼!”

秦昊傲娇的别过脸去,他才不会承认呢。

林战一直都没有说话,拿着手机的手动了一下。

秦昊眼睛一亮,不动声色的看了秦岭一眼。

“我年龄小,文化少,大堂哥,有话快说,我可是旷课陪你来的。”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秦柔的办公室。

来到外面,他赶紧拿出手机。

“开始吧!”

然后又给同伴发了群发,打开游戏软件,等着林战进来。

“叫姐夫!”

林战靠着窗台,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打出几个字。

果然,秦昊打来好几个感叹号和怒火的表情。

“我是你姐夫!”

门外的秦昊,真想扔掉手里的电话。狗屁,癞哈莫想吃天鹅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