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阵起,众人的目光再次被阻断,看不到杨帆所在那片阵法节点内的任何情形。

不过很快,距离杨帆最近的另外一个节点内的半步妖皇也开始相继受到杀伐阵法的攻击。

一如方才的那只三足金蟾一样,这只火凤一族的半步妖皇俘虏在经历了数道杀阵的连环攻伐之后,只坚持了半分钟就彻底歇菜。

硕大的身体瘫软在地上,气息虚弱,看上去似乎也已是性命不久。

“啧啧啧!”

场外的观众一阵惊啧声响。

“实在是太凶残,太快了!”

“方才那只三足金蟾,还有眼前这只火凤,可都是半步妖皇中的佼佼者,当初为了活捉它们,仅是半步皇者就直接出动了不下十位啊!”

“现在,在这座十方炼狱诛魔阵的压迫下,它们竟然脆弱得跟两只小鸡崽一样,没有一点儿反抗的余力,真是让人意外,不可思议啊!”

姚溥心轻声感叹。

做为联邦中心城的城主,姚溥心可是很清楚这些半步妖皇被秘密捕获的大致过程。

联邦政府每捕获一只半步妖皇级别的大妖,都至少会出动十倍以上的半步皇者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站台乖巧娃娃萌嘟嘟娇羞迷人

当初为了捕获这些半步妖皇,联邦政府与联邦中心城所付出的代价绝对是常人所无法想像的。

所以现在看到这些半步妖皇竟然如此轻易地就倒在了眼前这座护城大阵之中,姚溥心才会感觉到很是震撼,同时也心疼不已。

这一次试阵,他们一共放出了八只半步妖皇与二十六只巅峰妖帝,是不是代价有点儿大?

“这座十方炼狱诛魔阵的威力确实很出乎我们的预料,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它确实具备极为强大的困杀能力,纵是对上半步妖皇这种级别的超级大妖,也是一样能够从容应对。”

惠紫安点头附言,轻声道:“我建议,联邦中心城也应该尽快修建出一座这样的护城阵法,可以极大的缓解联邦中心城内的安保压力。”

联邦中心城,做为人族联邦政府的核心所在,一直都是妖族的重点攻击目标。

相应的,为了守护联邦中心城的安危,那里也汇聚了近乎一半以上的人族至强武者共同防卫。

如果联邦中心城也能够拥有一座类似京华市这样的十方炼狱诛魔阵做为城外的防护阵法,无疑就可以将这一半以上的人族至强武者给解放出来。

一如眼前。

面对这么多大妖的突然袭击,京华市内的灵能护阵与帝级武者甚至连面都没有露,二十六只巅峰妖帝就已然死绝,八只半步妖皇也跪了两只。

如此巨大的战绩,如此轻松的对敌,搁在以前那绝对是不敢想像的。

这就相当于直接就把京华市内的帝级武者与半步皇者都给解放了出来啊,以后哪怕他们不经常驻守在京华市,有这座护城大阵存在,也可保城内的一切安然无忧啊!

这,才是十方炼狱诛魔阵存在的真正意义所在啊!

当人族的至强武者不必再困守于一地,而是可以肆意出现在他们想去的任何地方,那么人、妖两族之间的战争格局肯定是要被改写的呀!

“老夫也是这个意思!”章鸿信点附言:“不管花费多大的代价,这座十方炼狱诛魔阵都必须得修建!而且是越快越好!”

两个人一唱一和,浑然忘了在初来时他们对这套阵法所存在的疑虑与偏见。

事实胜于雄辩。

他们是这次试阵调研的主要负责人,虽然顽固,但却并不愚蠢无知,更不会为了一点儿脸面与私心,而将整个联邦的利益置若罔闻。

现在明明知道十方炼狱诛魔阵的修建对于联邦中心城,对于整个联邦政府来说,都是利大于弊,他们自然是没有阻碍阻挠的道理。

“这就对了嘛!”古泽炎哈哈大笑,一脸得意:“老夫早就说过,这座护城大阵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

“如果不是为了人族为了联邦着想,这么好的东西,老夫巴不得关上门来自己独享,才不会这么上赶着往外推呢!”

正说话间,杨帆的身影再度闪现。

一如方才他出手击杀那只三足金蟾,面对同样实力的火凤大妖,杨帆一样手起刀落,把重伤垂死的火凤头颅给拆成了碎零件。

“又死了一只!”

姚溥心的嘴角一抽,心肝有点儿疼。

尤其是当他看到火凤大妖挂掉之后,第三只半步妖皇也隐入了攻伐阵法的连环攻击之中时,这位姚城主终于有点儿承受不住,抬手捂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惠前辈,章老教授,既然你们都已经做好了决定,也验证出了这座十方炼狱诛魔阵的强大威能,那接下来的试阵是不是已经不必再继续进行了?”

姚溥心轻声向惠紫安与章鸿信言道:“两位前辈当也知道,这些半步妖皇,捕获不易呀,若是都死在了这里,实在是太可惜了!”

这句话,姚溥心刚才就想说了。

在第一只三足金蟾死掉的时候,他就已经能够确定十方炼狱诛魔阵的具体威能。

火凤半步妖皇挂掉之后,他更是坚定了之前的判断,及时止损的念头也随之兴起。

没办法,这些大妖可都是他们联邦中心城的俘虏,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了的,那都是不一笔不可多得的巨大财富啊。

若是都死在了这里,最终还得他们中心城过来兜底。

而且,看杨帆方才遮掩在三足金蟾与火凤死亡之后,故意遮掩他们视线的举动,明显就是想要贪下了那些半步妖皇的尸体啊。

再这么持续下去的话,不仅活的他们带不走,就算是死掉的那些尸体也跟他们没什么关系了啊。

“是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惠紫安轻轻点头,道:“再继续下去也不过是重复之前的杀戮过程而已,没什么实际意义。”

章鸿信也点头附言:“如此,就停下来好了,正如姚城主所言,这些半步妖皇捕捉不易,可都是联邦政府的财富,没有必要让它们再继续去送死了。”

姚溥心闻言,心中大定,连忙扭头向身边的古泽炎看来。

“古前辈,还要劳烦您老帮忙跟阵内的杨师知会解释一句,看看能不能马上就结束掉这次的实战测试?”

古泽炎直接摇头道:“这个老夫可不敢打包票,你们也看到了,这座大阵可是专门用来针对半步皇者级别强者的阵法,一但被完激发运转,纵是老夫也不敢轻易闯阵。”

“而且,从始至终,这座大阵都隔绝屏蔽了外间的精神力与神识探查,咱们在外面的传音,杨帆同学在里面未必能听得到啊。”

古泽炎百般推脱。

就算是他有办法能够通知到阵法内的杨帆,他也不想去做。

送上门的肥肉,不狠狠地咬上一口就放过,傻不傻?

反正他们联邦中心城财大气粗,损失一点儿怕什么,就当是扶贫了。

姚溥心嘴角一抽,瞬间就知道这个古老头怕是指望不上了,再跟他在这里墨迹下去的话,第三只甚至于第四只半步妖皇怕都是要死得差不多了呀。

“吴老,您看?”

姚溥心果断扭头向吴道这边看来,他们都是从联邦中心城过来的老乡同伴,要比古泽炎这个地头蛇靠谱得多。

“老夫试试看!”

吴道没有拒绝,直接探出自己的精神意念,强行冲破下方大阵的外层防御,向阵法内的杨帆传音求情。

他毕竟是半步灵皇,想要用精神力量攻破阵法防御自然是不大可能,但是想要传送一丝精神传音进入阵内,却未必没有可能。

果然。

当杨帆闪身出现在第三只半步妖皇的身边,正挥刀准备施展庖丁解牛刀法的时候,耳边突然就接收到了吴道传递过来的那丝精神传音。

杨帆一怔。

“什么玩意儿?”

“想要提前结束测试,把剩下这几只半步妖皇都放了?”

“开什么玩笑呢,已经到口的肥肉哪有再吐出去的道理?!”

“哼哼,现在想停,门儿都没有!”

杨帆微微撇嘴,再次疾速挥刀,直当没有听到这丝精神传音。

刷!

手起刀落。

第三只半步妖皇也直接惨死在杨帆的神兵菜刀之下,系统提示也随之响起:

“你对半步妖皇苟日善施展了庖丁解牛刀法攻击,百分之三十无视防御机率被成功触发,攻击成功,半步妖皇苟日善的头颅被完分解。你对庖丁解牛刀法的理解进一步加深,技能熟练度+100。”

“你施展庖丁解牛刀法成功分解斩杀了一只半步妖皇,对敌经验得到极大提升,气血强度+15000000,精神意志+5000,技能熟练度+100。”

经验入体,舒爽无比,气血修为又提升了好大一截!

杨帆得意一笑,看着眼前如山般的半步妖皇尸体,熟练挥手,身前的幻阵再度起航,将外界的视线都屏蔽在外。

之后杨帆趁机又开始偷摸地将这只半步妖皇的尸体与神魂本源给完采集拘役了一遍,把剩下的残尸顺手赏给了大黑,一点儿也不浪费。

“接下来,还有五只!”

杨帆兴奋地舔了下嘴唇,轻声自语道:

“既然来了,那就一只也别想跑!都乖乖地跳到本帅的碗里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