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萌看着她急切的样子,笑了起来,眨了眨眼睛,“有机会,我告诉你怎么破解的。”

“真,真的吗?”苏太太很是激动。

叶萌点头,“当然是真的,不仅告诉你那个东西如何破解,也带你见你崇拜的偶像OR。”

苏太太兴奋的鼻尖都开始冒汗了。

“那你考虑一下我刚才的提议。”叶萌又开口。

苏太太沉默了。

“我也不着急,可以给你时间。”叶萌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开口道:“代蓉,CK告诉我,你叫代蓉,很好听的名字,以后我就叫你名字吧。”

代蓉点了点头,“好,其实除了CK,我已经很少听到别人再叫我的名字了,大家一直叫我苏太太。”叶萌叹了一口气开口道:“古时侯女子嫁入夫家,便要冠夫家之姓,有一句话叫作以我之名冠你之姓,我一直觉得这是一句很文艺也很浪漫的话,这象征着一对男女要组成一个新的家庭,可是如果一个女人嫁了人,便失去了一切,包括自我,那倒不如不嫁,纵使你冠了夫家之姓,也该有自己的名字,更该有自己的性格,你嫁了他,是要跟

他共同生活,相互照顾,而不是变成他的附属品。”代蓉看向叶萌,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这些,一直以来,她的父母给她一打电话,便是让她好好听话,好好照顾夫家,跟婆家搞好关系,毕竟她算是高攀了的,所以,家里

人总是让她事事都要忍耐,而且妈妈也常告诉她,女人就该洗衣做饭,相夫教子,三从四德,逆来顺受。

父亲总是跟她说,女人如果离婚了,那便是被夫家休掉了,以后便很难再嫁了,所以,一直告诫她,千万不能离婚。

所以,她在苏家生活的这般苦,却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婚,每每苏家提出离婚的时侯,她都是尽力去维护这段婚姻。

托腮彩虹少女青春甜美活力无限照

第一次有人跟她说女人应该有自我。

“我,我真的可以吗?那我以后还能见到我的孩子吗?”代蓉问道。

叶萌歪头看着她,“你也是大学毕业的,为什么会问出如此法盲的问题?”

代蓉咬了咬下唇,“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从未见过阳光,却每天听别人在说阳光是什么样子,你觉得她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阳光的吗?”

叶萌认认真真的向她保证,“我保证,你以后可以跟你的孩子生活在一起。”

代蓉沉默了几秒,还有点慌,“我……”

叶萌弯了弯唇,“你什么也不用管,我会给你找律师,代表你去跟他谈,你不用出面。”代蓉没有说话,叶萌伸手抚向她额上的伤,“他这样待你,你可以告他家暴的,这几天也不要再来照顾他了,除了你,他还有家人,为什么什么事情都需要你来做呢?你是

他的妻子,不是他的佣人,而且,你们都要离婚了。”

一提起‘离婚’这个词,代蓉心里就害怕,“我不敢。”“凡事有我呢。”叶萌微笑着看着她,“你要时刻记得,你是一个人,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和人生,你现在的日子真的太糟糕了,你真的不想有更好的人生吗?纵然是一个人,

也可以过的很好很好。”

代蓉终于点了点头。

“现在去拿了自己的东西,回去吧。”叶萌跟代蓉说道:“好好照顾自己的孩子。”代蓉伸手搓了一把自己的脸,转身出了洗手间,站在苏温书的病房门口,她听到里面有苏如冰的声音,“哥哥,你怎么搞的呀,怎么被人给打了?查出来是谁打的吗?要不

要报警,或者收拾收拾打你的人。”

“唉,别说了,是一场误会,他们本也是为我出气,要打的不是我,结果把我给打了,我也是……”苏温书无奈的摇了摇头。

苏如冰削了一个苹果,然后咬了一口,苏温书瞪大眼睛,“你怎么削个苹果自己吃了?你不是来探病的嘛,不给我吃?”

苏如冰撇了撇嘴,“你让代蓉给你削啊,我从来不给别人削水果的嘛,你知道的,我又可不是做佣人的。”

……

一提起代蓉,苏温书就生气,他气哼哼的道:“一提起那个女人,我就生气,她中午给我带来的饭是个什么玩意儿啊,被我给砸了。”

“呀?你砸了呀?那现在你还没有吃饭吗?那她呢?”苏如冰一边咬着苹果,一边问:“她不给你饭吃了?”

“哼。”苏温书冷笑,“她敢吗?只要我一提离婚,她就会像狗一样的爬过来,我想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听了这话,苏如冰也笑了起来,“这话倒是真的,那个女人就是那样贱,天生的贱命,她到咱们家里就是来当佣人的,呵呵……”代蓉站在门口,听着这兄妹俩的话,浑身都在颤抖,原来,在他们心里,她居然只是一个佣人罢了,呵呵,她还真是可笑,一直想着要当一个好的儿媳妇,好老婆,好嫂

子。

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推门进去。

看到代蓉空手进来,苏温书朝她吼道:“你不知道我还没有吃饭吗?怎么空手来了?我的饭呢?你不是去给我买饭了吗?”

代蓉咬了咬下唇瑟缩了一下,她已经习惯了在他们面前示弱,所以此刻立刻就又弱下来,“我,我这就去……”

“咳。”叶萌走了进来,轻咳了一声。

代蓉看向叶萌,然后咬着下唇,说:“我给你带来了午饭,你自己砸了,现在,现在没有了。”

“你说什么?”苏温书不能置信,代蓉居然敢这样跟他说话。“我说,现在没有午饭了,晚上我也不会再来给你送饭了,我先回去了。”代蓉几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勇气,才说完这番话,她拿了自己的包,转身要走,苏温书又在她背

后吼道:“代蓉,你给我站住,你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代蓉脚步顿下来,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怦怦乱跳,她用手抚着胸口,不断的告诉自己,以后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的,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了,她要摆脱现在的生活。

她转身,看向苏温书,抿了抿唇说:“我晚上也不会再来给你送饭了,既然你不爱吃,那你就想办法去吃自己爱吃的东西吧。”

“你是不是疯了?代蓉,你信不信,我马上跟你离婚。”苏温书威胁道。代蓉胸口起伏,心里慌乱,可是当她抬头,看向叶萌的目光时,瞬间又觉得安心了许多,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女子的目光,似乎能让她安心,又能给她莫大的勇

气。

她开口道:“离婚便离婚吧。”

苏温书眼睛猛的瞪的大大的,“你说什么?”

“我说你要离婚,那便离吧。”代蓉将自己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这一次倒是说的很有底气。

她突然觉得这样有底气的说话,真好,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这样有底气的说话呢,这种感觉,真的好好,她这样才感觉自己像个人。

“呵,离婚?代蓉,你是吃了胸心豹子胆了吗?”苏温书到现在还是不能够相信,“你居然想跟我离婚?”

代蓉笑了起来,“没有,我只是想好好的做个人,而不是做一个佣人,一个贱人。”

听到代蓉这话,苏温书脸色一变,他知道,他刚才跟如冰的谈话她听到了。

他皱着眉头道:“你听到我们说话了?”“是,如果不是我自己亲耳听到,我一直以为你们当我是一家人呢。”代蓉苦涩的笑,“可笑我还一直把你们当成自家人,心意的为这个家付出,你让我做什么,我便做

什么。”

苏如冰将苹果核丢进垃圾桶里,仰着下巴,看着代蓉,“嫂嫂,你果真要跟我哥离婚吗?”

代蓉看向苏如冰,点头,“是,我要离婚。”苏如冰笑了起来,“你跟我哥离婚了,以后就没有大房子住了,也没有人再叫你苏太太了,而且,你离了婚,就再也没有男人肯要你了,你看看你,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

没长相,也就是一个程序员,你还能做什么呢?”苏家人一向就喜欢这样子打击人,其实代蓉刚嫁进苏家的时侯,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她还是有一点点自信的,至少,她对自己的工作有自信,可是自从嫁进苏家以后

,她便被打击的,觉得自己真的是一无是处,她只能依附着苏家。

代蓉咬了咬下唇,“我……”

“你很漂亮,也很能干,以后去我公司吧,我聘请你到我公司工作,给你年薪。”叶萌出声。

苏如冰这时才注意到叶萌,她扭头一看,眼睛立刻瞪的大大的,“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萌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苏如冰磨着牙,怒道:“你滚出去,这里是我哥的病房,你跑来做什么?”“苏先生签了该签的东西,我立刻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