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楚剑秋收起来那缕荒古气息之后,沧源道人和小青鸟才从地上爬起来。

居然被一缕气息的威压给吓倒,这让沧源道人不由感觉有几分丢脸。

但是小青鸟却没有想那么多,它从地上飞起来后,对着楚剑秋兴奋地叫道:“楚剑秋,刚才那是什么东西,赶紧再拿出来给我看看。”

其实小青鸟和沧源道人之所以被那缕荒古气息的威压搞得那么狼狈,更多的是因为对楚剑秋毫不设防。

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两人的注意力又集中在看楚剑秋究竟要拿出什么宝物来,这才被弄了个措手不及。

如果事先有了提防,那缕荒古气息的威压虽然恐怖,但是也还不至于对他们这样的强者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小青鸟虽然被那缕荒古气息的威压吓了一跳,但是却也感受到了那缕荒古气息对它的血脉拥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这肯定是了不得的好东西。

“要看你自己进入混沌至尊塔里面看去!”楚剑秋抓住它,把它扔进了混沌至尊塔里面。

若是再把荒古气息拿出来的话,估计这座密室直接就要崩塌了。

虽然现在这座密室也已经不能用,但是楚剑秋也不想搞出太大的动静来引人注目。

小青鸟被楚剑秋扔进了混沌至尊塔里面,这回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很兴奋地朝灵尊壶那边扑了过去。

出国美女 超清纯街拍鸽子围绕

它一翅膀扇开了灵尊壶的瓶塞,把那缕荒古气息给取了出来。

楚剑秋见到这一幕,脸色顿时黑了,他黑着脸对小青鸟说道:“青儿,你别把我的灵尊壶给弄坏了啊,否则,小心我剥了你的皮!”

那灵尊壶的瓶盖被小青鸟那一翅膀,扇飞了十数里远。

还好这里是混沌至尊塔里面,无论那瓶盖究竟被扇到了哪里,楚剑秋都可以很轻易找到。

“楚剑秋,你怎么这么啰嗦,这灵尊壶哪里有你说的那么脆弱!”小青鸟挥了挥翅膀,不再理会楚剑秋,使劲把那缕荒古气息从灵尊壶中取了出来。

在有了提防的情况下,小青鸟倒是没有再被这缕荒古气息的威压给吓住。小青鸟看着眼前这缕荒古气息,眼中露出了兴奋无比的神色,最终它一口把这缕荒古气息给吞进了肚子里,然后一翅膀朝着第一层的中央阵法那边飞去,进入混沌至尊塔

第二层天地去了。

楚剑秋见到这一幕,也懒得再理会它,让沧源道人进入混沌至尊塔后,便把混沌至尊塔收了起来。

楚剑秋找到了建筑坊的坊主向开宇,让他主持重新把这个密室建造一遍。

这一次的建造,要使用最好的材料,免得这密室再次因为各种的意外崩塌。

向开宇得到楚剑秋的指令后,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调动建筑坊内的建筑师,在一天时间之内,就把这个崩裂的密室给推倒重建了一番。

由于这个密室是万石城城主府的修炼室,是楚剑秋修炼的地方,向开宇自然慎重再慎重,无论是在设计上,还是用料上,向开宇都力图做到最好。

在密室重新建造完成后,楚剑秋还自己亲自在密室的墙壁上绘制阵纹,加固密室的强度。

经过重新建造之后的密室,已经足以抵挡地尊境强者的力一击了,即使楚剑秋再把荒古气息在这密室中拿出来,这密室也不会再被那荒古气息的威压给压得崩塌。

在做完这些事情后,楚剑秋便通过传送阵返回风元学宫,在经过东院演武场的时候,恰好又在那里遇到了贡涵蕴。

这一次轮到了楚剑秋手痒起来。

在又炼化了一缕荒古气息,突破了神玄境后期之后,楚剑秋现在的实力比起几天前和贡涵蕴切磋的时候,强大了数倍不止。

在几天前,他还需要花费好大的功夫才能够把贡涵蕴给硬生生耗败,但是现在,楚剑秋有把握二十招之内直接正面击败贡涵蕴,根本用不着花费那么大的力气。

东院演武场的擂台在上次经过他和贡涵蕴的那场剧烈战斗的时候,出现了不少损坏。

但是这几天经过张十七找人修缮一番之后,由于张十七舍得花钱,这擂台比起之前更加坚固了。

即使他现在突破后的实力,力在上面施展,估计这擂台都能够完承受得住。

“贡师姐,早啊!”楚剑秋走上前去,和贡涵蕴打了个招呼。

“上次我们切磋,还没有分出胜负来,要不,我们今天再切磋一场?”楚剑秋看着贡涵蕴笑吟吟地说道。

听到楚剑秋这话,贡涵蕴顿时不由白了他一眼,直接走开了,连理都不理他。

她脑子又没有抽筋,明知道自己打不过这家伙,还要和他切磋,这不摆明了是找揍么。

这家伙的肉身防御委实是太过变态了,自己的拳头落在他身上,他半点事情都没有,但是自己挨了他一拳的话,却痛得死去活来。

虽然自己在实力上和他相差不大,但是这样打起来委实是太吃亏了。

楚剑秋见到这一幕,自然知道这暴力妞在想什么,于是跟了上去说道:“如果师姐感觉吃亏的话,我可以把流水云袍借给师姐,这样一来,我们也就公平了。”

这可是自己可以光明正大揍这暴力妞的最后一次机会,否则,等这暴力妞发现自己的实力又增强了一大截之后,恐怕她以后永远都不会再和自己切磋了。

如果这暴力妞不和自己切磋的话,自己就找不到借口揍她一顿了。

“真的?”贡涵蕴听到这话,顿时停下了脚步,上下打量了楚剑秋一眼,狐疑地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的防御力就能大增,这样一来,自己未必就会输给他。

“自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师姐了!”楚剑秋害怕贡涵蕴反悔,连忙把流水云袍脱下来交给了贡涵蕴。

“好,那我们今天就再切磋一场。”贡涵蕴接过了流水云袍穿在身上。虽然她也无法炼化流水云袍,但是光凭流水云袍本身的防御力,就能够削减一半的攻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