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秦轩点头出声后,徐子宁方才缓缓抬头,凝望向秦轩。

他眼中,有恭敬,也有喜悦,也有一缕隐隐的自嘲,与决定。

秦轩目光平静,“能寻到我,你应该废了很大的功夫吧?”

徐子宁苦笑一声,“为寻青帝,徐子宁在这七十六年内,走遍了仙界五域,乃至冥土。”

“如此煞费苦心的寻我,所为何事!?”秦轩并未曾有喜,当初在修真界,他在仙凰遗迹中,一念之差,他救下了徐子宁。

尔后,徐子宁近乎堪称一飞冲天,入仙榜,盖压星穹。

修真界青帝殿危机之时,徐子宁曾一人一剑,立在青帝殿前。

秦轩倒是不曾想到,徐子宁在入仙界后,比他在修真界内的进步,还要恐怖。

短短不到三百年,从飞升之人入圣。

就算是秦轩当初传了一些传承,但也是止步于仙,不止于入圣这等程度。

秦轩望着徐子宁,他仿佛在徐子宁的身上,看到了他自己的影子。

气运,机缘,毅力,心性……

清纯少女院子晾衣无邪笑容满分美图

缺一不可,皆不可能铸就如今这位青莲剑圣。

徐子宁望着秦轩,轻轻一叹,“徐子宁在七十六年前,本想在五岳帝苑内,恭迎青帝大驾光临!”

“不曾想到青帝于天道台之后,音讯全无!”

“所以,这才游走仙冥,寻觅青帝!”

他的话语,让秦轩不曾理会。

秦轩只是淡淡的望着徐子宁,等待徐子宁回应他的问题。

徐子宁之音,戛然而止。

最重,徐子宁之手,放在了腰间那一柄剑上。

剑未曾出鞘,但此举,却让秦红衣身遭,仙元凝聚。

徐子宁一笑,“青帝慧眼,子宁寻青帝,自然不仅仅是为了叙旧!”

“不过,子宁有一些事,想要一问青帝,求青帝能为子宁解惑!”

天地,在这一刻如若沉寂了。

秦轩望着徐子宁,仅仅吐出一字。

“说!”

徐子宁一笑,他缓缓开口道:“子宁于太初帝历717年,飞升仙界中域不朽帝域,接引子宁的,是不朽一脉。”

“随后,子宁于不朽一脉为役,十年入真仙,自不朽一脉内大比夺冠,因此脱离役身,得修不朽一脉功法!”

“三十年,真仙入大罗,不朽一脉惊为天人,得招揽,入其中为嫡系之仆。”

“五十年,大罗九转,恰逢五岳帝苑开启,得入其中,余下两百年,近乎皆在五岳帝苑内修炼,从那大罗九转入圣,到如今入圣第一关巅峰!”

“青帝,子宁之姿,可否?”

他凝望着秦轩,等待秦轩的答案。

“不错!”秦轩淡淡道:“放在这一纪元,那怕是包括前古,人杰两字,亦有些小觑。”

徐子宁一笑,“多谢青帝赞赏!”

徐子宁轻轻一叹,“可子宁知晓,以子宁之姿,的确不错,但却也并非妖孽至此。”

“在子宁飞升入仙界时,曾遇一位老者,这位老者,在这三百年内,近乎对于子宁知无不言。”

“可以说,子宁有今天,八分之功,归于那位前辈,两分,才是子宁所有的。”

秦轩淡淡道:“岁月天澜功,的确不错,在不朽帝岳,也是核心,顶尖的功法。”

“陆十峰么?”

徐子宁点头道,“是陆老,从子宁飞升,便是由陆老接引,更是子宁之师。”

“所以!?”秦轩缓缓起身,他动作很缓慢,似乎已经知晓徐子宁为何而来的了。

陆十峰,不朽帝岳,岁月一脉的大帝。

第二帝界巅峰,在仙界,也绝对是顶尖的存在。

这位老者,前世也是他熟知的存在,甚至,曾多次与其把酒言欢。

最重,陆十峰在大劫内,陨落在了中域。

其手下,有八位大劫内,大帝生灵的尸骸,其身躯,仍旧是伫立在那天之裂痕内,至死不退半步。

秦轩轻轻一笑,那个老家伙,是个人物,无愧大帝之名。

但,秦轩知晓的,还有一件事。

陆十峰,是陆天澜之父,而陆天澜,在这一纪元,是想要与他争青帝,怕是欲杀他秦长青为后快。

徐子宁静静的望着秦轩起身,他腰间,手掌微动,鞘内之剑,猛然出半寸。

一道嘹亮剑吟之声,响彻天地,震动天穹。

浩瀚剑意,如若不朽,浮现在这天地内。

秦红衣慕然色变,她眼中,无比凝重。

尽管,这位徐子宁未必是她长青哥哥的对手,但她还是不敢大意。

而且,看此人似乎还与她长青哥哥相识。

徐子宁轻叹一声,“子宁的命,是青帝救得!”

“昔日仙凰遗迹,若无青帝,世间便再无子宁!”

“可如今子宁的成就,是陆师心血所成。”

徐子宁抬头望天,他嘴角有一丝苦涩,也有一抹无奈,甚至挣扎。

足足数十息后,徐子宁这才再望向秦轩。

“有人,请子宁来杀青帝!”

秦轩闻言,也并不意外。

“陆天澜!?”

徐子宁不曾开口回应这个问题,而是答非所问,“青帝,你觉得,子宁如何做?”

“我救你一命,一念之差,当初修真界青帝殿逢难,你已经偿还了!”

“陆十峰教导你至此,如此之恩,无异于再造!”

秦轩负手,悠然一笑,“如何做很难么?”

“不过,徐子宁,你自以为你能杀我?”

他并不以为意,入圣第一关巅峰,对于他如今而言,近乎微不足道。

徐子宁苦笑出声,腰间之剑,已经尽出,落入在他手掌中。

“子宁曾见过青帝无双姿,不敢与青帝言胜负!”

“不过,青帝说得对,陆师于子宁,有再造之恩,子宁,不可辜负!”

“青帝,人活一世,不过由心,有些事情,明知是死,也不得不为之,对么?”

秦轩淡淡道:“不错,看来,你心中已有计较了!”

他并不曾怪徐子宁,世人皆有不得不抉择之事,这种抉择,不论选哪一种,近乎都是痛苦。

徐子宁手中之剑,已经举起,直指秦轩。

“青帝,抱歉!”

徐子宁深吸一口气,他眼中,一切杂念尽逝。

徒留的,只有一种坚定,更有一股浩瀚剑意,通天彻地。

秦轩轻轻一笑,昔日,他救下徐子宁,他倒是不曾会想到有今日这一幕。

其心中,一缕淡淡的惊讶掠过,不过,也仅仅一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