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你就这样算了?”孟思松听到孟闲这话,顿时好奇地道,什么时候他这儿子变得心胸如此广阔了,居然如此大仇都能放过。

孟闲听到这话,顿时没好气地白了孟思松一眼说道:“老头子,别在我面前演戏了,你如果真拿孟思元有办法,就不会在我面前这般装模作样,早就杀到孟思元府上,首先就把他狂揍一顿了。”

被儿子当面拆穿把戏,孟思松顿时不由有几分尴尬。

诚如孟闲所说,孟思元既然胆敢雇凶刺杀他,就必然不会留下把柄让他抓,想通过黑市这个渠道来调查相关信息那是痴人说梦。

黑市这种神秘组织,不要说孟家惹不起,即使是风元王朝这种庞然大物同样也不敢正面得罪黑市。

孟思松虽然作为孟家家主,同样也没有能量让黑市破坏自身规矩把消息泄露给他,所以说,在目前来说,在这件事情上,孟思松还真拿孟思元半点办法也没有。

孟思元可是孟家二长老,在没有足够的证据之下,即使他是孟家家主,也动不了他。

“这件事情自然不能就此算了,等到擂台战的时候,先在他儿子身上收点利息回来再说。你如果真想帮我出气,先帮我想办法把擂台战拖到一个月后吧!”孟闲看着孟思松说道。

虽然当时在迷雾森林之外的营地上,孟思松以孟闲被刺杀此事为借口暂时推迟了狩猎大会后半场的擂台战,但是这仅仅也只是推迟而已,十年一度的狩猎大会不可能搞出个有头没尾,擂台战迟早都得进行。

孟闲也并不是想躲避擂台战,他只是想为自己实力的恢复争取时间而已,等到他的实力恢复之后,到时候就开始轮到他出击了。

这五年来他受尽了窝囊气,表面上虽然装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但是内心却是憋屈到了极点,如果能够有机会出这一口胸中恶气,他又怎么可能会放过。

这番反击,他首先就要在擂台战上拿孟淮开刀。

清纯美女的甜美风外景

“一个月够了么?”孟思松闻言,顿时喜上眉梢,他自然明白孟闲这番话里的含义是什么。

这五年来,孟闲受尽了这些窝囊气,他孟思松又何尝不是如此,他早就想对孟思元反击了。

只是由于儿子身上的问题一直解决不了,他的大部分精力都被牵制在如何替孟闲解决经脉被锁的问题上,因此没心思去理会孟思元等人。

现在既然孟闲身上的问题解决了,他自然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忍受孟思元的所作所为。

“够了,既然老大说一个月够了,那就必然够了!”孟闲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说道。

“好,那为父就为你把擂台战往后拖一个月时间!”孟思松拍了拍孟闲的肩膀,满意地说道。

他抓不到孟思元的把柄,暂时奈何孟思元不得,但是把擂台战往后拖一个月还是完可以做到的。

莫说往后拖一个月了,若是他不要脸起来,以调查孟闲被刺杀的幕后凶手为借口,都能够把擂台战往后拖上整整半年时间。

只不过既然孟闲说一个月够了,那他也就没必要拖太久。

孟闲从孟思松那里出来之后,便返回到少主府中闭关修炼起来。

在闭关之前,他打算去看望一下楚剑秋,但是在用通讯玉符给楚剑秋传递消息的时候,楚剑秋却让他安心修炼恢复修为,他现在有事要办,没空理他。

见到楚剑秋都说得如此直白了,孟闲自然不能再凑上去自讨没趣,而且他也答应过楚剑秋,在没有经过楚剑秋允许的情况下,绝对不踏进楚剑秋的府邸。

至于楚剑秋究竟有什么秘密要瞒着他,孟闲并没有去探究的心思。

既然他认了楚剑秋当老大,自然也就要绝对相信楚剑秋,对于楚剑秋的那些秘密,不该探测的他绝对不会去探测。

……

楚剑秋花了三天的时间,把传送阵布置完之后,掐动法诀把传送阵激活,走进传送阵中,一道白光闪过,下一刻,他便已经出现在万石城的传送阵中。

他在孟府构建的那个传送阵,对标的就是万石城那个传送阵中枢,不必在万石城这边再重新构建一个新的传送阵。

在回到万石城之后,楚剑秋第一时间就去找夏幽篁。

当初夏幽篁通过通讯玉符发讯息给他的无垢分身,当时为了避免解释不清,引起夏幽篁的暴跳,他的无垢分身干脆就没有读取通讯玉符中的讯息。

但是这种做法毕竟不是长久之计,短时间内可以推托因为一时事情多,忘记了此事。

但如果长时间还没有回复夏幽篁的话,恐怕夏幽篁会直接冲去前线找他算账。

……

户部大殿中,夏幽篁看着面前的通讯玉符,脸色阴沉无比。

三天了,那混蛋居然还没有读取她发过去的讯息,这究竟想干什么!

见到夏幽篁这样子,大殿中众人都是一片噤若寒蝉,即使连翻动账本都小心翼翼,害怕惊动到夏幽篁,惹来夏幽篁的怒火倾泻。

混蛋,真以为不读取老娘的讯息,老娘就拿你没办法!

“啪”夏幽篁越想越气,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气冲冲地站起来,就想出发去前线找白衣楚剑秋算账去。

不过她刚刚站起来时,就忽然见到大殿外面走进来一道身影。

“哟,这是怎么了,谁惹我们的夏大掌柜生气了?”楚剑秋见到夏幽篁那阴沉如水的脸色,心中暗叫不妙,想开个玩笑来缓解一下氛围。

“楚剑秋,你还回来干什么,不是连讯息都懒得读取我的么!”夏幽篁看着楚剑秋,面无表情地说道。

“有这回事?”楚剑秋听到这话,顿时一脸惊讶地说道,“我那无垢分身前几天由于一番剧烈战斗,把其中一个空间法宝给打碎了,估计是在那时把通讯玉符给弄丢了吧。夏大掌柜想什么呢,我怎么敢不读取夏大掌柜的讯息!”

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承认的,一旦承认了,那简直是在找死。